您当前的位置:中国科技之家网要闻正文

丰巢长租菜鸟送货上门快递最后一公里战争升级

2021-04-25 13:58:03 来源:AI财经社
丰巢长租菜鸟送货上门快递最后一公里战争升级

  文|AI财经社 杨俏

  编辑|杨洁

  极兔速递搅局,顺丰等上市快递企业发布的最新业绩亏损不断,快递江湖一片腥风血雨。但其中,总会伴随着新故事的到来。日前,菜鸟驿站推出了新策略,免费送货上门。

  4月15日,菜鸟驿站通过官方微信公众号表示,从即日开始,北上杭的淘宝、天猫包裹可免费送货上门,消费者可以在手机端App上选择送货上门或驿站自提。目前在北上杭三个城市,已经有90%以上的菜鸟驿站站点完成了服务开通。此外,广州、深圳、济南、哈尔滨等城市也将陆续开通送货上门服务。

  菜鸟表示,送货上门服务并不向用户收费,这项服务由菜鸟驿站站点提供,由此产生的派送费用由淘宝天猫补贴。在派送时效上,于当日15点前选择上门的包裹可当天送达,当日15点后下单的包裹将于次日送达。

  但同时,丰巢智能柜也在4月15日宣布上线长期租用功能,用户可以在有限期内不限次数存取。

  “兵家必争之地”的“最后一公里”的末端物流上,巨头斗法加剧。随着快递价格战的加剧,快递网点和驿站们本已承受了巨大的生存压力,菜鸟的努力,是否能够解决快递末端的困境,驿站们又是否能够靠“补贴”完成转变、接住新招?

  菜鸟驿站“无奈”变革

  菜鸟驿站设立的初衷,是定位于“快递代收点”。但“送货不上门”却成了用户投诉频发的新痛点。

  但实际上,菜鸟决定改变,并不仅仅是为了“满足用户”。在快递业价格战加剧的情况下,菜鸟此举,无疑也是在为驿站和“通达系”的快递公司们,寻找退路。

  一直被菜鸟系、京东物流、顺丰等巨头稳定瓜分的快递市场格局,因为快递公司们对业务量的格外饥渴,叠加极兔速递的搅局,正在加速洗牌,这也让价格战日益加剧。根据国家邮政局数据,从长远时间而言,快递行业单票价格下降是多年以来的趋势,平均价格已经从2007年的28.5元下降至2020年的10.55元。

  义乌一向是每年快递价格战最为凶猛的地方,今年亦是如此。义乌的快递价格此前曾一度跌至每单只有8毛钱,在日前极兔速递、百世快递等因为“低价倾销”被罚后,单票价格再次回调至1.6元左右。

  近日,多家快递公司公布了3月经营数据,快递产品单票收入均持续呈下降态势,圆通快递单票收入2.25元,同比下降11.03%;韵达快递单票收入2.19元,同比下降13.44%;申通单票收入2.25元,同比下降27.65%。

  随着快递公司单票价格步步压低,派件的利润空间也随之缩小。在近两年,快递网点的生存压力进一步加大,收入降低、快递员也在不断流失。快递专家赵小敏曾表示,如果一味降价,可能会引发快递网点的“系统性危机”。

  感受到“危机”的不只是末端的网点和快递小哥,还有各种快递驿站。

  驿站营收一般取决于快递公司派费的高低。已从事末端配送行业四五年的杨言向AI财经社举例,价格战之下,网点给快递小哥的派费是每件0.7-0.8元,其中再分配给驿站0.3-0.4元。对于快递公司而言,虽然这样做派费相当于降低了,但由于快递的末端配送占据了整体运输成本的60%左右,这也意味着此举会大大降低末端派送的成本。而当派费持续性压低时,也会导致驿站营收不佳。

  知乎网友“关羽”是位快递行业从业者,他向AI财经社表示,快递价格战的竞争,网点迫切需要和驿站合作,来实现降低成本。网点与驿站合作,可以通过货车将网点的包裹统一送到驿站,解决快递员流失的压力,完成配送时效。

  因此,在多数快递企业出现亏损的局面下,驿站共配成了大趋势。“驿站配送上门,快递公司可以砍掉部分快递员的成本,只需要几个配送员将快递配送至驿站。省掉了中间的成本,也可以增加驿站的收入。”

  同时,杨言认为,目前在时效和服务体验方面,通达系要和京东、顺丰竞争,压力也很大。

  今年4月,京东、顺丰再次提速时效。京东快递通过与浙江长龙、中原龙浩等航空公司合作,拓展与南航、东航、国航、海航等企业合作的散航资源。顺丰从4月起,将“时效产品”升级,包括顺丰即日、顺丰特快、顺丰标快等三大产品,顺丰即日能够实现当天寄当天送达的时效,目前已覆盖超过191个城市。

  在杨言看来,菜鸟驿站现在采取配送上门,终极目标则是打通电商到物流、再到驿站的环节,来提升服务质量。

  快递业内人士邱城也认为,菜鸟驿站免费送货上门的服务只针对淘宝天猫,明显是为了提升电商方面的客户服务体验。“另外,目前国家邮政局对于驿站的性质还并未有明确的规定,菜鸟驿站也是想通过此次行为,促成‘送货上门’合法条例的修订。”

  赵小敏则认为,菜鸟驿站本身是一个加盟体系,站点拥有很大自主权,入站的包裹收费也由驿站老板与快递网点直接商谈,定价高低往往要看他们之间如何博弈。但整个快递费的定价体系是由快递公司和商家商谈决定,价格战环境下,末端包裹定价也没有太多空间。

  菜鸟搅动快递江湖

  “最后一公里”的末端物流之争,菜鸟和丰巢正走上不同的道路。菜鸟宣布送货上门,丰巢智能柜也在4月15日宣布上线长期租用功能,选用该功能的用户会享用一个“专属格口”,在有限期内可以无限存取,价格为19.9元/月起步。

  当年丰巢的“超时收费”风波很多人还记忆犹新,如今采用“长租格口”,丰巢仍然走在收费的道路上,和菜鸟背道而驰。但当菜鸟都开始免费了,又有多少用户会愿意继续为丰巢买单?

  对于和驿站合作的快递公司们而言,菜鸟此次的措施也让它们“又爱又恨”。

  驿站可以直接完成配送工作,对快递公司而言,可以减少快递员的数量,“直接降低了履约成本和人力成本。”邱城说,“快递公司可以增加营收,并和菜鸟驿站形成更加紧密的绑定。”

  但除此之外,受访的几位行业人士也向AI财经社表示,结合末端菜鸟驿站的服务升级,菜鸟希望末端服务有保障,提升末端服务质量,最终更好地服务天猫淘宝,尽管快递与商家的定价以及派费主导还是快递公司。

  当年菜鸟驿站成立的初衷,就是在快递量爆发、快递员派件量日益增加的情况下,打算“用一个体验更好,效率更高的方式,来实现最后一公里乃至最后100米的服务”。快递柜、驿站,原本和快递网点,是协同和互补的关系。

  快递末端们,正处于经营困境之中。不仅是网点的运营难度在增加,丰巢收费被抵制风波,也让这个问题日益显露。当菜鸟也开始采取送货上门,巨头们在最后一公里的“斗法”,是否能让末端的难题得以解决?

  驿站站长们的转型之困

  末端网点是快递行业“兵家必争之地”,但也是赔本的生意。当驿站们开始送货上门,它们的功能和性质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,也不可避免地,要面对末端网点们一直以来的难题。

  杨言告诉AI财经社,菜鸟驿站现阶段鼓励每个驿站都开通送货上门服务,如果驿站不愿意开通,站点分值则比开通了的要低。“只有淘宝、天猫的订单送货上门,才能给予驿站一定补贴。比如快件每票6毛,结合站点的分值,最高可以补贴至1.2元,其中天猫、淘宝承担0.6元,菜鸟驿站根据分值承担0.3-0.6元。”他表示。

  但他担忧,开通该服务后,即使有补贴,驿站人力成本也肯定会增加,现在很多的驿站都是夫妻店,普遍收益不高,在承担了人工和房租等费用后,“剩不下什么钱”。

  AI财经社来到北京朝阳区的一家菜鸟驿站。这家驿站坐落在社区一栋单元楼的角落里,开业还不足2个月,100平米左右的空间,房间内摆放着4排货架,3位工作人员正在忙于快递入库等工作。其中一位工作人员告诉AI财经社,这家驿站原本是一个人经营,但现在又增加了两个人,从代收点变成送货上门,“人力成本一下子增加了很多”。

  这位工作人员手中整理的无法入库的包裹都被置放在了一边,他告诉AI财经社,这些在手机终端设置了送货上门的包裹,系统是不允许入库的,他们现在只能在处理完货架上入库的包裹后,每天下午集中一个时间段送货上门。

  另外一家驿站是个“夫妻店”,也在面临同样的情况。“方便了群众,但我们增加了很多成本。”忙着将包裹入库的驿站负责人妻子说,“现在包裹量大,两个人已经忙不过来了,下午还会有另外一个人过来帮忙,然后晚上再集中时间送货上门。”

  她说,当菜鸟驿站提出新的措施之后,她每天的工作增加了一项,那就是筛选快件:此前被客户投诉的快件要拉入白名单,将包裹送货上门;被标注了“送货上门”的快件也会被系统拒绝,无法入库。“现在非常麻烦。大件的、进入白名单的包裹要送货上门,特殊要求的还要送货上门。”她也在担忧,“就算会给补贴,但增加了一个人工作,需要支出5000-6000块钱工资,补贴能补上这些人工成本吗?”

  同时,免费送货上门也无形之中增加了末端驿站的投诉率。

  在“夫妻店”驿站,如果快递有延迟收件,在机器客服回访时有一个用户还没有收到快递,驿站就会收到10元处罚。之前一个月,他们已经因送货上门的丢件投诉等问题被罚了4000元左右。而现在,不管用户是在淘系还是其他电商平台购物,只要没有上门送货,收到投诉驿站就会被罚款。“件虽然变多了,但是出现的问题也多。”驿站负责人感慨。

  而对这两家开展了送货上门服务的驿站而言,最担心的是,“送货上门丢件问题责任归谁?菜鸟这边还未提出相应的理赔措施,丢件、投诉的责任,会不会都落到我们身上?”

  而对于菜鸟会给予的补贴,他们也表示,送货上门服务从3月初就有尝试。但如果需要派送上门的需求量很大,人力成本也会是很大压力。

  中小驿站平台的机会

  不知不觉中,其他的中小代收点和驿站平台,悄然出现。

  居住在北京朝阳区的刘咩咩,已经习惯了回家途中在小区门口的驿站顺手取快递。“三通快递都是直接将包裹放到小兵驿站。”她说。之前清明节她的几个包裹滞留在了驿站近7天,驿站并未额外收费。

  同样习惯了在驿站取快递的柚子也是近期才发现,自家楼下的驿站并不是大家熟悉的菜鸟,而是一家“鲜花驿站”,除了代收快递外,还售卖鲜花。

  官方信息显示,小兵驿站成立于2017年11月,目前已进驻17个省份。此外还有2015年4月成立的熊猫快收,根据官网显示,其单票价格在0.4-0.6元,目前已和顺丰、京东、通达系、百世等企业合作。

  王克的驿站之前曾经是菜鸟驿站,在他接手后已经更换为“妈妈驿站”的系统了。AI财经社了解到,妈妈驿站的运营主体是圆通速递,目前加盟合作点数量已经达到了1.6万家。王克表示,以后并不排除继续与菜鸟合作的打算,但是他担心投诉和赔付问题,并不愿意承接送货上门的服务。

  此外,韵达也在2019年就启动了“末端服务”建设,将网点、快递超市、菜鸟驿站、蜜罐自提柜以及共配平台等多种模式相结合,向客户提供多元化服务。

  此前,丰巢也推出了结合“智能快递柜+驿站”模式的丰巢服务站,丰巢也曾试水过借助社区点位运营生鲜电商。

  无论是快递柜还是驿站,最后一公里末端配送在商业模式上的摸索,仍然没有停止。但回到菜鸟驿站身上,在邱城看来,任何一种转型,都要在经过“阵痛期”后,才会看到结果。

  “要么一直痛到死,要么过后,呈现出新的状态。”

  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关羽、邱城、杨言、刘咩咩、柚子、王克等均为化名)

原标题:丰巢长租菜鸟送货上门快递最后一公里战争升级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

乘风破浪爵胜千里视爵光旭ISLE2021圆满结束

作为帅气男人你需要一把好用的剃须刀

NEC新品一触即发NETRIXNX旗舰系列开启数字办公无限可能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